_Skuld

©_Skuld
Powered by LOFTER
 

Switch

看到结尾笑死hhhhh

南烟:

 


 


 


CP :黑羽快斗/服部平次/赤井秀一/降谷零 x 工藤新一


 


 


 


Summary


工藤新一变成了一只猫。


神秘施咒人只留下了一张字条:


“只有工藤新一亲吻他喜欢的人才能让重新他变回人类——”


 


Notes


大半夜才敢把这个脑抽产物放出来……两小时极速短打。一定是有人操控了我!!!


对不起,其实我脑子有问题……(诚恳地跪下)


日子过的太过于艰难,我就开始瞎写了(什么有关系吗x


最近真的过得好混乱哦——(叹了一口气


看着是all新但是实际上并不是(  总之工藤花落谁家谜底在结局揭晓哈哈哈哈哈哈


OOC大合集!!!傻白甜里面可能只剩下了傻???


那、那就希望喜欢www


 


 


 


 


 


>>> 


 


工藤新一被变成了一只猫。


一只浑身雪白的猫。


 


 


>>> 


 


当服部平次因为工藤没有在两天之内回他短信的时候,服部平次就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订了去东京的票,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工藤家的门口,按起了门铃开始大喊工藤的名字。


没有人理他。


服部急了,最后想起了隔壁家的阿笠博士有工藤家的钥匙,就火急火燎的把钥匙讨了过来,闯进了工藤宅。


“工藤!”服部着急的又喊了一声,四处找没看到他的影子,却看到了一只毛绒绒的一个小毛团窝在了靠近壁炉的地毯那儿,听到服部闯进来之后一声也不吭。服部奇怪地盯着那团毛球,辨认出了那是一只猫。


……什么时候工藤开始养猫了?


服部百思不得其解,一边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凑到了猫的跟前。


“喂,小家伙,你知道你家工藤去了哪里了不?”服部戳了戳猫,眨巴眨巴眼睛问他。


猫这才有了点反应,慢腾腾地睁开了他的眼睛,就看到了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喵!”卧槽什么鬼!


工藤没做好准备,被这张巨脸吓得叫了一声,然后想都没想一爪子就直接糊了上去。


服部:“……”


工藤:“……喵喵喵……”……这不是服部吗……工藤尴尬地说了几句,想到自己变成了猫,语言不通,又闭上了嘴。


当然在服部看来明显就是这只猫做贼心虚。他一把拎起了这只猫,不顾这只猫已经开始挣扎了起来,口中喵喵不断。服部全当是被吓得,以为这下就可以制服这个小家伙,得意洋洋凑到那只猫的面前说:“下次还敢不敢了?”


工藤糊了他一爪。


服部这家伙,等我变回去就等着被谋杀吧。


工藤在内心冷笑。


服部当然不知道这些,一个吃痛松了手,猫就进行了一次自由落体运动。好在工藤的物理学的相当不错,地板又铺上了柔软的地毯,他一个翻滚就跑了。


他得把服部引到书房,把神秘人留下的那张字条给他看。


——虽然他本人并没有看到那张字条上写了啥,不过那个神秘人最后笑意盈盈的跟他说自己变回去的方法就在上面……


 


 


>>> 


 


服部当然跟了上去。


他不仅跟了上去,他还抓住了撒开四只小腿奔跑的猫,擒住了他的爪子防止他又一次暴动。


“你说你这家伙,怎么这么不省心,工藤是怎么照顾你的?他那个家伙能照顾好自己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居然还想养活你这只猫?知不知道你家工藤简直比你还难搞。嗯——有点道理,我看你们两个就是臭气相投。”


工藤猫顿了顿。


服部这家伙,原来是这样看我的吗?


工藤冷酷的在服部的一百种死法上面又加了一笔。


服部开始好奇的打量被自己逮着的猫,惊奇地说道:“小家伙你和工藤的眼睛颜色好像啊!莫非你们两个是上辈子的兄弟?”


工藤:“……”服部你真棒。


服部接着对这只突然安静下来的猫说道:“说了半天,你兄弟——不,工藤呢?”


工藤扭头看了一眼书房。


服部立马领会了他的意思,揉了揉这只猫的脑袋,笑嘻嘻地说:“你的毛摸着真爽,一看就超级贵。”


工藤:“……”


谁能让他闭嘴?


 


 


>>> 


 


然后服部就看到了那张字条。


“只有工藤新一亲吻他喜欢的人才能让重新他变回人类——”


服部默默地读着,然后猛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语句戛然而止。


他慢慢地瞪大了眼睛,然后惊恐的看着被自己拎在手上的猫。


“……工藤?!”


“喵。”就是老子。


服部心脏都快停跳了。卧槽什么鬼谁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不不不等一下他现在还拎着工藤他得赶紧放下工藤变成的这只猫——


服部就手忙脚乱地把工藤放在了书桌上,然后讨好地笑了起来,替这只猫——工藤——按摩脖子,尴尬地说:“呃……抱歉工藤,那个啥,刚才不知道是你,呃,我之前说的话你就当没听到……”


工藤猫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服部心想,自己大概是完蛋了。


 


 


>>>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名侦探服部先生也感到非常的棘手。于是他打电话叫了几个有可能是工藤喜欢的人,在电话中简短地说明了工藤遇到了点事情,得让他们来工藤宅一趟。


第一个到的是降谷零。


降谷零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虽然很急但是却衣冠楚楚,看到服部的第一句话就是“发生什么了?”第二句话“新一呢?”


服部无法解释第一个问题,但听到第二句话,他条件反射看向了窝在自己怀里,躺得舒舒服服的白猫。


降谷:“……”


服部:“……嗯,事情就是你想象的那样。”


降谷呆滞了三秒钟之后,兴奋地伸出了魔爪,从服部怀里接过了这只猫,十分顺手的开始撸起了猫。


工藤猫被挠的很开心,没有反对降谷的顺毛行为,甚至还不自觉的喵了一声。


服部:“……”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


降谷撸了一会儿猫,就把他举了起来,打趣地说道:“哟,好久不见,”他顿了顿,故意压低声音, “新一喵。”


工藤和服部僵在了原地。


降谷好整以暇地把工藤揣在了怀里,走进了大门,语气一变,皱起了眉头:“叫我过来是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吗?”一边说着一边不忘撸毛。工藤顿时也没了脾气,觉得降谷先生家里肯定也养了猫,否则业务不会这么熟练。


工藤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想象着降谷在家里跟自己猫玩的场景——


居然意外的没有什么不和谐的感觉,还反而有点温馨的感觉。


……工藤觉得自己的脑子约莫也是出了什么问题。


 


 


>>> 


 


门铃又响了起来。


服部起身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远道而来的面无表情的赤井秀一和微微皱着眉的黑羽快斗。


服部觉得这个画面看着格外超现实,一边想着一边把他们请进了房间。


“喂,大阪巧克力,新一出什么事了吗?”他们换鞋子的时候,黑羽问道,平时笑嘻嘻的脸上严肃起来反而带出了一种压迫感。服部叹了一口气:“一会儿说。”


赤井踩着拖鞋熟门熟路的进了门之后,就看到了降谷零和一只猫坐在了沙发上。


赤井脚步一顿。


“公安在这里干什么?”


降谷一听声音,脸上表情瞬间就黑了,瞪了回去:“那你这个FBI又在这里干什么?”


两个人无声的用眼神交战了三百八十回合,直到一声猫叫打破了这个局面。


工藤要是能叹气的话,现在肯定都已经叹了无数次。


赤井的视线转向了猫。他的眉头稍微舒缓了一点。


黑羽咳嗽了一声,转头看向了服部,声线温和却难掩焦急的问道:“所以可以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吗?”


服部走到了猫的边上。


然后他说。


“介绍一下,这是工藤。”


 


 


>>> 


 


黑羽:“……”


赤井:“……”


工藤:“……”


几秒钟之后,黑羽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你说啥?这是新一?”


工藤不情不愿的喵了一声。


黑羽顿了一下,然后瞬间喜出望外地跑了过去,一把抱起了工藤,嗷嗷叫了起来:“卧槽新一你变成猫之后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好想抱回家养哦这个毛摸起来质感好好——”


工藤觉得自己快被黑羽的拥抱勒死了。


黑羽兴奋过头,直到赤井冷不防地把工藤拎了出来,放到了自己的臂弯。


“……”几个想说话的人瞬间都没了声音,僵硬地看着赤井十分顺手的面无表情的撸起了猫。


工藤觉得自己今天有点惊吓过度。


……看这个手法,赤井先生想必也是精通此道多年……


然后工藤就开始联想起了赤井在家里逗猫的场景,打了个哆嗦。


……不行。


工藤觉得自己的脑子大概真的出问题了。


 


 


>>> 


 


服部干咳了一声。


“那个,言归正传,我在书房桌上看到了这张字条。”


然后服部从兜里拿出了字条,放在了桌上。


工藤也是第一次看到了这张字条,然后就傻了。


其他人也呆了。


……?!?


“所以,你是想,让我们每个人都亲一遍……这个小鬼。”赤井一字一句的说道。


服部干咳了一声。


工藤:“……喵喵?!”虽然我出柜了但是你这个样子岂不是在告诉全世界我是个弯了的吗???服部你可真是天底下最棒的队友。


其他人自然也从这简短的对话里意会到了这个事情,但每个人都没有说话,各自心怀鬼胎打起了小算盘。


“那不然我先吧?”黑羽又变回了玩世不恭地模样,装模作样的举起了手,一边说,“新一肯定会在我满满的爱意下会变回来的——啊,这不就是经典的真爱之吻吗?”


工藤翻了一个白眼。


赤井斜了一眼聒噪的黑羽,然后举起了猫,在他的嘴上亲了一口。


“……”


什么也没有发生。


赤井的脸上看不出他的情绪,不过他还是从容不迫的放下了工藤猫,冷着声音说道:“施法者功力不够高深。”


……他这是在说测试不准,工藤最爱的还是他吗?


臭不要脸的FBI。


三个人同时暗想道。


工藤则是处在“卧槽赤井先生亲了我一口”和“等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个状态中无法自拔。


妈妈他这几天过得都好玄幻啊——


 


 


>>> 


 


黑羽小心翼翼地抱起了工藤猫,然后他虔诚地说道:“那我亲了?”


然后他就吧唧一口亲了上去。


……


什么也没有发生。


黑羽失望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施法者功力肯定不够高深。”


 


 


>>> 


 


降谷揉了揉工藤喵的头,然后弯下身亲了一下。


……


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降谷点了点头,也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只是笑眯眯地赞同了黑羽和赤井的话:“这个施法者是个半吊子。”


 


 


>>> 


 


就剩下服部最后一个了。


几个人盯着他,看着他几乎是有些僵硬地蹲了下去,然后说了一句“工藤你别打死我”之后就闭上眼睛,大义凌然地亲了上去。


……


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一群人瞬间就懵了。


 


 


>>> 


 


“工、工藤喜欢的人不在我们中间,那还会是谁?”服部一脸懵逼地说道。


黑羽摸着下巴,开始认真的做起了排除法。


降谷和赤井则是沉默不语的坐在边上,一声不吭,思考起来解决方案。


几个人想破脑袋讨论了半天也不知道工藤喜欢的人会是谁——他们几乎把工藤从出生到现在有可能喜欢的人选全部讨论了一遍,最后工藤实在是听不下去跑了之后才停止了这个没有意义的讨论。


几个暗地里的情敌突然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兔死狐悲的感觉。


工藤新一喜欢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


 


 


>>> 


 


工藤在这个时候就分外的想要看福尔摩斯来冷静一下。


每当他想不出、理不清什么案件的时候,他就会一个人跑到书房,坐在桌子前面,把那本已经看得连书页的边缘都有些磨损的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随便挑个案件看一遍。等看完之后自己差不多也冷静了下来,也好梳理案件。


……然而他现在做不到。


工藤悲伤地仰着头,看着放在书架上厚重的福尔摩斯探案集,觉得人生一片黑暗。


 


 


>>> 


 


赤井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工藤喵仰着头看着放得老高老高的书架不知道在想什么。


赤井顺着他的视线扫过去,看到了那本福尔摩斯探案集。


……赤井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 


 


降谷跑到工藤房间,拿了条宽大的浴巾把工藤猫和那本福尔摩斯探案集盖了起来。


工藤觉得整个世界都疯了。你们这群人想法怎么这么危险!!!!


但是谁叫现在他也没有办法了,亲一下也不会掉块肉。


工藤一边为自己做思想工作,在他们的威逼利诱下不得不亲了一口封面上福尔摩斯的剪影。


……


然后。


等工藤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胸下压着一本厚厚的福尔摩斯探案集,磕得自己难受。


“……”赤井/降谷/黑羽/服部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所以谁来告诉他们,到底怎么才能打败一个虚拟情敌?!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