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Skuld

©_Skuld
Powered by LOFTER
 

山有木兮木有枝 CP:国旻

阿我真的好喜欢这一篇来着

一棵咸味的芦苇:

《山有木兮木有枝》 CP:国旻

 

C1

为了逃离暗恋失败的伤痛,毕业后在本地工作了两年还是觉得不宜留在伤心地的朴智旻最终依旧选择了去另一座城市重新开始。

 

而第一件事便是寻找能够住下的地方,幸运的是没两天,朴智旻就在网上看到了合租的消息,地段和价格都比较理想。

看了屋主发来的房屋图片,朴智旻甚至连看房子这一步都省了,很快就和那人谈好了价钱和入住的时间。屋主字句都很诚恳,朴智旻为了也证明自己租房的诚意,定金早早就打给了他,整理好了行李只等搬入。

 

搬去合租屋的那天下午,朴智旻还特地拾掇了一下自己想要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却不料开门看见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是比朴智旻小两届的学弟。

 

朴智旻看到眼前真实的田柾国的脸的时候才想起来他本就是这里的人,大学毕业后回来工作生活一点儿也不奇怪。

只是他们已经近四年不曾联系彼此,半熟不熟的关系才让朴智旻觉得尴尬。而如果仅仅只是这样还好,或许住上两天就能熟络起来。让朴智旻心有芥蒂的是,眼前这家伙是他的情敌。

 

大学时代,他们两个暗恋着同一个人——他们的学长闵玧其。不同的不过是朴智旻将自己的暗恋心事统统都告诉了田柾国,田柾国却隐藏的比谁都深,半点没有透露给朴智旻知道过。

然而到最后,说出口的却成了田柾国,抢在了朴智旻前面,让那时才得知事实的朴智旻深深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欺骗。

 

田柾国站在门口一言不发,开门看见是朴智旻,像是陌生人一般,只伸手要帮他搬行李进房间。却被朴智旻狠狠撞开,夺过自己的行李箱撂下一句“不住了”转身就走。

朴智旻听见田柾国嗓音低沉的喊他名字,可他心口那团窝了三年多的怒火又重新被点燃,他根本不想去理睬这个骗他的人。

 

谁能想到房主是田柾国,朴智旻今天已经把酒店房间退了,现在一时半会儿压根没有地方可去。

拖着行李在附近的公园找了个长椅坐下休息,想着晚一些再去开一间房间住几晚,他就不信这么大的地方,除了田柾国的房子他就找不到其他好的住所。

 

可一坐下,那些以为早就忘记的回忆又争先恐后地冒出来,像是要随着田柾国的出现,一次让朴智旻想起个彻底。

 

朴智旻和田柾国还有闵玧其都是在社团认识的,闵玧其比朴智旻高了一届。他毕业那年,朴智旻的暗恋已经持续了三年。

 

毕业典礼结束那天,闵玧其连带他一整个宿舍四个请社团里玩得好的人一起吃饭,每个人都喝了不少酒。

也不记得是谁带头先拉着自己喜欢的人上台当众表了白,下面的人都在起哄,最后是在一起了还是没在一起,朴智旻记不大清了。

 

朴智旻喝得不多但无奈酒量不好,那时被酒精控制的脑袋满脑子都是他也要趁着这次混乱给暗恋了三年的闵玧其告白,有没有结果,圆不圆满都不重要,他只是想给这段感情画上一个句号。

 

哪曾料想到会被人捷足先登。

那天的田柾国不知为何喝得烂醉,在朴智旻还未完全鼓足勇气之前,当着他的面先拉起了闵玧其的手,几步就跨到了台上,拿过话筒,一时之间全场都安静了下来。

 

那么多双眼睛看着田柾国,可他满眼都只有闵玧其。那对又黑又亮的大眼睛被浸湿在泪水中,酒精和害羞的双重作用,脸颊红透,连带着鼻头也泛红,整个人可怜到仿佛多看一眼都会舍不得拒绝他。

那时候田柾国才大一,嫩的能够掐出水来,顶着一头乖巧的顺发这样看着闵玧其。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欢和难受,绷着一股劲倔强的憋住眼泪问他:“我喜欢你,很喜欢你!可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千言万语太多,就这么一句就足够让坐在台下的朴智旻被千刀万剐。醉意朦胧中,他的身体和意识都好像被人敲击的粉碎,怎么拼也拼不起来。

 

朴智旻暗恋闵玧其的事,一路以来的心路历程统统都巨细无遗的告诉了田柾国。他陪着朴智旻偷偷跟踪过闵玧其,也帮他在众人面前打过掩护,还彻夜不睡陪着朴智旻聊天,内容全部都是闵玧其。

可朴智旻万万没想到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看起来永远无条件站在自己身边,被自己誉为最好的朋友的人,居然是自己的情敌。

 

朴智旻只要一想到他傻兮兮的,无论有了什么细小的进展都第一个告诉田柾国,有了什么烦恼都第一个向他倾诉,就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痴。被田柾国玩弄在股掌之间还乐呵呵的庆幸他是自己的朋友,乐于接受一切他给予自己的帮助。而指不定背地里,田柾国怎么嘲笑过讽刺过自己。

 

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刻显得荒谬至极。

 

C2

早已呆滞的朴智旻根本无暇顾及后来田柾国还说了什么,直到台上的闵玧其伸手摸了摸田柾国的头。

 

他笑的弧度很浅,比暖黄色的灯光还要柔和:“柾国,我已经有了想保护,想和他在一起的人,他在老家等我,我和他约定好了毕业就回去找他。我不是不喜欢你,只是有些人出现的早了,就没法分出多余的喜欢再给另一个人。”

 

闵玧其挨过去轻轻抱住了这个喝醉的小孩,揉乱了他柔软的头发:“要快点放弃我,去找一个真正适合你的人。”

 

朴智旻双眼失焦的坐在台下听完了每个字,这些话都应该是要给他的。

拒绝和温柔,他暗恋了三年,到头来却什么也没得到。被现实浇了满身的冷水,灰头土脸。

他竟活得这样失败,拥有不了的,连失去都由不得他自己。

 

那天过后,朴智旻就断了和田柾国所有的联系。他把社团退了,大四那年甚至搬出了宿舍回家去住。他知道田柾国找过他,但有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导致最后两个人还是再也没有了交集。

 

直到今天再次见面。

 

陈年旧事想起再多遍也还是徒有悲伤。

傍晚起风了有些凉,朴智旻坐在长椅上被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想着再坐下去也不是办法,揉了揉眼睛后又深吸一口气,拉着行李箱就要离开。

 

“朴智旻!”

 

有人喊他的名字,朴智旻条件反射地停下脚步回过了头,看到田柾国正跑向他,马上不带停顿的就是逃。

不过带着这么多行李,怎么可能跑得过田柾国。手腕被准确的握住,被迫停了下来。

朴智旻用力挣开田柾国的手,低头看脚尖不愿抬头。

 

田柾国哑着嗓子:“你跑什么?”朴智旻撇过头冷笑一声:“难道我还要欢天喜地搬进你家和你同住一个屋檐下?”

他听见田柾国咳了两声极力压住:“你都把钱交给我了,就不要出去住酒店了。”

“退给我。”朴智旻这才恶狠狠的抬头瞪了他一眼,“我不打算住你那儿。”

“不行。”

 

不同意换来的是朴智旻厌恶的眼神:“这么几年过去了,你还是没变啊?这么喜欢装好人?觉得我特别白痴特别脑残特别好欺负是不是?”

 

朴智旻看的出田柾国想说什么,可他微微张开了嘴巴却还是硬生生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沉默了很久,到头来也只是说了个没有任何说服力的“没有”。

 

朴智旻拉着行李箱的拉杆,自知和田柾国这样半天得不到一句解释和反驳的人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不等他再开口转身就走了。

 

朴智旻慢慢走远,田柾国还是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也还是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才能让他留下。

生病了的身体在凉风中忍不住咳嗽,可就是不愿意离开。

 

田柾国一点办法都没有,想要挽留他的想法几经波折,最后只能趁着朴智旻还没走远,他沙哑的嗓子不响亮但沉重的喊了一句。

 

“智旻。”

 

背对着田柾国走开的朴智旻在听见身后的人咳嗽咳得厉害的那时就有些不是滋味。

或许田柾国是存着愧疚之心的,可能这么多年没见自己了,是想要表达善意和歉意的也说不定。只是他本来就嘴笨,想说的话很多,说出口的永远就寥寥几个字。

 

在田柾国叫了朴智旻名字之后,他终于缓缓停下了脚步,回头去看田柾国。

 

风刮的很大,这座城市哪里都好,就是风尘大。朴智旻被迷了眼睛,看不清田柾国什么表情。

田柾国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望着朴智旻站立的方向,见他回过头,嘴角微微笑开了,却也没有人知道。

 

田柾国生病时的嗓音宛如糅杂了沙粒,不似平常般清亮,让听的人也哽着喉咙替他难受。

他说:“回去吧,会冷。”

 

朴智旻有一瞬间错觉自己好像和他一起住了好久,也好像是又回到了当年两个人很晚了还坐在空无一人的食堂相对坐着吃饭的那些晚上。当时吃着因为社团活动结束的晚而迟到了好久的晚餐,他们分食过同一碗凉透了的清汤,他也从田柾国餐盘里抢过最大的一块红烧肉。

 

C3

田柾国这病,一病就病了好几天,咳嗽和低烧总退不去,田柾国却表现的跟个没事人一样。

朴智旻嘴上不说,其实还是有些担心他,却碍于面子也不好明显表现出来。就只是早上上班前煮的粥会多煮一些,晚上如果田柾国忘记吃药便没好气的随意提醒一声。

 

当时朴智旻抵不过田柾国喊他回去的温和口吻还是搬进来的时候就严重警告过自己不要和田柾国有过多的互动,也不要去管他的事。自己过自己的,就只当是多个人分担房租就好。

田柾国也确实没有过多打扰他的生活。朴智旻猜想可能是他不愿意理睬自己,也似乎是知道朴智旻同样不想与他多接触,田柾国连主动和他说话都很少,再加上他本来也就是个不怎么会聊天的人。

 

这些日子可能因为田柾国生病,早晨上班去的晚所以他每天几乎都加班,很晚才回来。

这天朴智旻也理所当然的以为他还没回家,打开门却听到厨房有声音,走近一看是田柾国在做晚餐。

 

朴智旻愣了一下,田柾国转过身从他眼前走过他还没反应过来,为掩饰尴尬只能不带什么感情的打了个招呼说:“你早就回来了?”田柾国点点头算作回答,手上继续忙碌着。

瘪了瘪嘴,朴智旻兴致缺缺的走出厨房,想着田柾国也不会这么好心煮两个人的份,干脆双腿往椅子上一盘,打开手机开始看外卖。

 

正在纠结到底吃什么好,田柾国就已经上菜了,算不上丰盛的菜色,但光看色泽光闻香味就已经让饥肠辘辘的朴智旻食欲大增。

朴智旻咬着嘴唇没敢自作多情,还是田柾国破天荒的先主动和他说了话:“去拿一下筷子。”

朴智旻盘着的腿立马放了下来,又意外又惊喜:“我也有份啊?”田柾国转头又进了厨房,只留下一个不太清楚的“嗯”。

 

吃饭的时候气氛特别沉闷,谁也不说话。住进来这些天,再没有比这顿饭更压抑的时候,幸好吃饭可以转移一些不相关的注意力。

朴智旻虽然知道吃人嘴软,可不愿承认的内心却依旧认为这是田柾国欠他的,对他好一些简直无可厚非,逼迫自己用平常心接收了这顿突如其来的晚餐。

 

秉持着做人还是要保留些良心的原则,朴智旻在吃完后帮着田柾国沉默不语的一起收拾了碗筷。

没想到晚餐结束了田柾国还不让他走,有些结巴着让他再去餐桌前坐下。而后朴智旻就看见他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六寸的小蛋糕。

 

朴智旻被反常的田柾国吓呆了,脑子一团浆糊,明知不是还是问他:“今……今天是你生日?”

田柾国拿过蜡烛帮他点上插在小蛋糕的中央,又关上了灯,平静到没有一点波澜起伏的叙述着事实:“不是,是你生日。”

 

朴智旻自我否定着现实,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盯着上面的日期看了足足半分钟才终于接受了自己忘记自己生日这回蠢事。

 

“谢,谢谢啊。”朴智旻无措的舔了舔下嘴唇,“你居然还记得。”

田柾国没说话,只将蛋糕向朴智旻的方向推过去了一些,朴智旻知道这是让他许个愿的意思。

 

毕竟生日一年只有一次,今年的还差点错过,朴智旻没在这种时候拂了田柾国的好意。双手交握着闭上了眼睛,认真的许起愿望。

田柾国坐在朴智旻的对面,见他闭上了眼,也慢慢合上眼睛,借了一点点今天朴智旻生日的小幸福,心中默默念着。

 

希望,朴智旻别再讨厌自己。

 

愿望许完了,灯还没被田柾国打开,朴智旻放下手也不去吹灭蜡烛。黑暗中只剩一支火光随着朴智旻说话吐出的气息左右摇摆的蜡烛:“你还……喜欢玧其哥吗?”

 

对面的人瞬间僵住了身体,抬眼看朴智旻,可是有些看不太清,开这个口比什么都难:“不……”

“行了。”朴智旻生硬打断,一手做着停下的手势,“行,看你吞吞吐吐的,就说明还是没能全部放下。”

 

“不是。”田柾国这才急忙解释,“玧其哥有了很好的人陪,是特别好的事。这么长时间了,再多……都能放下的。”

一字一句都是认认真真看着朴智旻的眼睛说的,朴智旻总感觉田柾国是在说给他听,又好像他只是在对着他自己说。

 

朴智旻冷不防的回了一句:“田柾国我真的特别讨厌你。”

田柾国微不可见的点了头,又不再说话。

 

“所以那个时候我才会和你断了所有往来,恨不得你立刻马上永远滚出我的生活,我连看到手机里存着你名字的号码都生气。你把我当个傻子一样耍了一年,我对你掏心掏肺,可你呢?光把我当戏看了吧?!”

 

田柾国不出声,也不敢轻易地点头或是摇头。

他安安静静地听完,蜡烛已经被烧得残缺不堪,摇摇欲坠。田柾国眼睛有些看不清楚,把它从蛋糕上取下来的时候被蜡油烫到了也只是瑟缩了一下手没发出声音。

 

然后一口气吹灭了它,一刹那的黑暗之后,田柾国将灯打开了,只说了一句“我回房间了”兀自走开,连确认朴智旻表情的勇气也没有。

 

客厅只剩下朴智旻一个人,黑暗和光明有如两个世界。

 

朴智旻假装不在意的拿起了纸袋里的叉子去舀蛋糕吃,却仍旧在田柾国关上门的那一刻,突然受不了一般扔了叉子,靠在椅背上忍着眼泪,忍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是没有哭出声音来。

 

叉子上带出的奶油在地上划过,留下了一条白色的痕迹。

 

初中高中的朋友大多没了联系,大学的同学又都是些只知吃喝玩乐的狐朋狗友。朴智旻能够干脆地抛弃原本的地方来到这里也正是因为在那儿,不但失去了爱情也没有什么深刻的友情值得他留下。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可朴智旻是真的把田柾国当做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开心或是不开心,他都只和他一个人分享,亲密的毫无间隙。田柾国是除了朴智旻的父母最了解他的人,甚至可能超过了朴智旻本身。

 

和田柾国断交后,朴智旻不是没有后悔过,每年自己生日想起那仅一次和田柾国一起度过的生日,都那么可笑又无比怀恋。

而他那时是真心祝自己快乐,还是假的,朴智旻除了亲口问一问田柾国以外再无从得知。但只要想到也许是后一种可能,都让朴智旻像是失去了那一年所有的美好,让他觉得自己笨的无药可救。

 

C4

朴智旻最近总能看到田柾国滴眼药水。

他的工作整天都要盯着电脑,有时回家了还得对着屏幕工作上好一会儿。

 

周六,在阳台晾晒自己衣服的朴智旻看到阳台地上被一些东西占据着空间,为了给自己方便也就当是帮田柾国收拾,朴智旻举着其中一个类似花盆的东西问在客厅桌前看电脑的田柾国:“田柾国!这个能不能丢?”

田柾国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没看清是什么,想着应该并不重要:“可以。”

 

朴智旻舌头扫过牙齿琢磨了一会儿,伸手比了个数字:“田柾国,这是几?”田柾国又只能放下手边的工作转过头眯着眼睛看朴智旻的手势。

半天没说出个答案来,田柾国有些欲盖弥彰地又扭回头滑着鼠标:“怎么了?”

 

朴智旻扔开手上的东西,跑过去不由分说“啪”一声就合上了田柾国的电脑,一脸无奈又嫌弃:“没怎么,你该配眼镜了。”

 

结果当然是田柾国拿朴智旻没办法,被拖去了眼镜店。检查下来度数并不算太深,但也不是能够置之不顾的状态。

 

配镜片的人在和田柾国一款款介绍,朴智旻没认真听,趴在柜台上帮田柾国挑眼镜框。

服务员挑了好几副给他看,朴智旻都不太满意,不是说太装了就是说太俗气。服务员擦擦额头的虚汗,朝还在不停让他拿新款镜框的朴智旻奉承的说道:“其实他长得好看,戴哪副都不会差的。”

 

朴智旻摸着镜框,心里默默呸了一声,心想还用不着你夸他。

 

好不容易才挑好了镜框和镜片,服务员也松了一口:“一会儿就能取眼镜,两位是在这儿稍作等待还是改日来拿?”

“我们过一会儿来拿。”田柾国征求意见般看向朴智旻,“去附近坐着等会儿来取眼镜,就不用回家一趟了。”

朴智旻耸耸肩:“行啊。”

 

田柾国请朴智旻喝饮料,端着两杯走到座位边刚坐下,就听见朴智旻没好气的问他:“你是不是故意把活儿都拿回家做,有事做了,好和我少说几句话?”

田柾国一口水差点喝呛了:“最近是有点忙,忙过这一阵就好了。”

 

“一开始我确实是不愿意和你住。”朴智旻搅着吸管,“不过住久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我都不介意了你就别老端着了。”

 

实际上田柾国看他的表情都是模模糊糊的不清晰,可是他这两句没有前因后果的的话里连中间的停顿都让田柾国高兴,笑着说了好。

反倒是朴智旻被这一笑晃了神,马上拿起饮料猛喝了两口:“都,都近视了,回去看我不把你的电脑换个密码。”

田柾国只当他是开玩笑:“以后回来就不工作了。”

 

没到两个小时再去眼镜店就拿到了眼镜。朴智旻非要让田柾国再戴上给他看看,田柾国就乖乖戴上,朴智旻嘀咕了一句果然什么都适合。

 

田柾国知道自己视力下降有一段时间了,但既不碍事他又懒,于是拖着拖着被朴智旻发现了。

他很久没把周围的事物看得如此清楚,戴上眼镜的第一时间看清的就是朴智旻的样子和细微表情,才惊觉自己竟是这样想念他。

 

朴智旻眼角和唇边的那抹笑意都是时间给他的惩罚,让他想不起也看不清。

 

莫名被田柾国凝视了很久的朴智旻咳嗽一声:“脱了脱了,别一直戴着。”田柾国这才回过神,连忙取下眼镜:“好。”

 

朴智旻说到做到,回去就直接扑向田柾国的电脑扬言要改了他的密码。田柾国没放在心上,只说以后真的不会再一直盯着电脑:“而且,现在的密码你也不知道,没法改。”

朴智旻重重“切”了一声就没再继续。

 

半夜出来上厕所,朴智旻看到田柾国的笔记本电脑就摆放在客厅小桌子上,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走过去,连睡意都被直接打败。

 

打开电脑看到输入密码那栏,朴智旻又习惯性翘着嘴角冷笑:“破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我倒要看看你明天打不开电脑是什么反应。”

 

可惜试了田柾国的生日,加年份的不加年份的统共三次,全部都是错的。之后系统的密码提示弹了出来,明晃晃的写着“他的生日”这样看似隐晦实则直白的四个字。

朴智旻呼吸一窒,手颤抖着打了闵玧其的生日数字,结果电脑依旧没打开,密码错误。

 

密码提示又弹了出来。

这一次,朴智旻抱着电脑坐到地上,对着那简单的四个字看了好久好久,再伸手去输密码时,脑袋像是被人操纵了似得,完全不晓得自己在想些什么。

他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输入了自己的生日。

 

“叮”一声轻响,电脑打开了。

 

C5

电脑由输入密码界面切换到桌面那几秒钟里,朴智旻脑海中闪现过无数的片段。

 

初见田柾国时他的腼腆,不敢同自己对视讲话;到后来久了,他会时不时发消息过来提醒朴智旻天气的冷暖变化;但凡有一点感冒咳嗽的小毛病,也是田柾国最紧张,买药跑腿总是第一个;朴智旻追闵玧其时也一直都给他出主意,却每每和他说加油时眼神里流露出来的都是舍不得。

朴智旻想,自己才是真的近视模糊了眼睛,竟会觉得这些感情叠加得出的结果是田柾国喜欢闵玧其。

 

人总是愿意去挖掘发现那些佐证自己想法的片面证据,还自顾自地信以为真,却不肯深入的再去多想一想,多看一看。宁愿忽视百分之九十九的真相,也要抓着那剩下的百分之一假象不放。

 

爱让人盲目,这句话真真是一点也不假。

 

可是田柾国为什么那天会在大家面前拉着闵玧其告白,那么真诚又执着,为什么……

 

思绪是被田柾国打断的,眼前的电脑被他用力合上了。借着透过掩的不严实的窗帘透进来的微弱月光,朴智旻看见田柾国低着头。

朴智旻连说话的声音都是发着抖的:“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田柾国一如既往的沉默,朴智旻猛地站起来,狠狠抓住他的衣领大声的问他:“你回答我啊!你是不是喜欢我?!”

 

用力到把衣服捏皱的双手被田柾国轻轻地拨开:“这个答案有意义吗?”朴智旻被反问的一愣,连手都忘了收紧:“什么?”

 

“我说,这个答案还有意义吗?”田柾国终于看向他,眼神里更多的是绝望,“我是喜欢你,可你从来没喜欢过我。哪怕过了这么多年,只要提起一句玧其哥,你看着我还是厌恶更多。你因为他,屏蔽了所有我对你的好,你看不到我,我又何必要告诉你?”

 

说到最后,他放低了声音,说:“倒不如让你讨厌我,起码不会忘了我。”

 

田柾国拿走电脑要回房间,朴智旻在他身后喊他也没有停下脚步,终于发了狠似得冲过去。

朴智旻一把把田柾国推在了墙上,他手上的电脑随之落地,狠狠摔在了地上。

 

田柾国这才发现朴智旻早已经哭的乱七八糟,眼泪在月色下泛着朦胧的光,田柾国抬手要去帮他擦眼泪,没想到下一秒就被仰起头的朴智旻封住了嘴巴。

 

他吻他,更多的却是在咬他。朴智旻在用这种方式报复他。

冷静下来后,朴智旻缩了缩鼻子,哽咽着说:“田柾国,你就是个胆小鬼。”

 

“是,我是胆小鬼。”田柾国低头看着近在怀抱里的朴智旻,“喝了酒才敢表白,结果还糊里糊涂的抓错了人。你不和我联系,我来找你,吃了好几次闭门羹之后又退缩了,心灰意冷到觉得你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理我了。我总是不敢,总是放不开,总是认为你喜欢我是永远也不可能的事。”

 

朴智旻重重踹了田柾国一脚,自己却忍不住哭了。不再是憋着不哭出声来,而是哭得特别特别大声:“你要是再坚持的久一点!多和我解释两句,或许我也不会伤心这么多年!”

 

几个三百六十五天,直到今天朴智旻才终于明白,他这么多年耿耿于怀的,并不是田柾国欺骗他,也不是闵玧其早已有了喜欢的人,而是自己误解了田柾国,他却真的不再来找自己,不给一句解释。把自己丢下了这么久,害他讨厌了他这么久。

 

朴智旻扑进田柾国的怀里,像是要把这么多年累积的眼泪一次性都还给田柾国,哭得撕心裂肺。他感受着田柾国用力的抱住自己,却说不出一句安慰,只有他的手不停地在背后轻拍。

 

他们浪费了太久,明明都等不及却还是分隔两地。

 

“被暗恋的那个人如果能够知晓暗恋人的心意就好了。”

 

田柾国大一那年的春天,有一天朴智旻趴在阶梯教室的桌上忽然这样对他说。田柾国坐在一旁看书,听见他的感叹侧过头看他:“其实暗恋是很美好的感情,不然也不会有人为它写下‘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这样的句子了。”

 

朴智旻笑起来,说:“这说的就是我和玧其哥啊。”

点头附和他,转头看窗外,有点点青绿发出嫩芽的枝头。

 

田柾国想,其实也是我和你。

 

END.

  1. _Skuld一棵咸味的芦苇 转载了此文字
    阿我真的好喜欢这一篇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