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Skuld

©_Skuld
Powered by LOFTER
 

【果糖】初恋未满

好小孩卡在春风里:


[19]


流浪汉喜欢公园,也钟意天桥。



公园有长椅,天桥有伴。找寻自需的安全感,是人的本能。



闵玧其摸过刚贴合在他脖子上的创可贴,粗糙的布面有些硌手。



他的安全感来源于这仅几厘米的创可贴。



夏季的白昼很长。从药店出来,太阳已经冒了个半程。不及午间三分之一的炎热却也令他额头爬上细细的薄汗。



海的女儿长出了双腿,踩在玻璃渣上火辣辣的疼。



狼狈不堪。是阳光照在路边门面上,对他唯一的形容。嘴角被咬的猩红,衬在惨白的脸上有点吓人,足够照应刚才药店员有些惊讶的面孔。闵玧其舔过上嘴唇,讽刺的笑了,唾液覆盖在咬破处,疼痛感蔓延直至胸膛。



什么小兔崽子那种会咬人的大狼狗才是吧。



闵妈妈显然不信闵玧其昨晚情急之下在电话里的说词,八九的点已经打了三四通来催,闵玧其按了手机,推开门,该来的总要来。



小幅的换着鞋,声音却还是把人引了过来。



“回来了?”



闵爸爸口气不太好,“脖子怎么回事?”



闵玧其应了声没事,就绕过自顾自的往楼梯间走了,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柾国呢?”闵妈妈坐在沙发上喝着牛奶。



“还在禾姐那。”



“那叫你爸去接。”



闵玧其踩在楼梯的步伐有点僵硬,“他应该回来了,在后边吧。”



“闵玧其,你还想编到什么时候?”闵妈妈把牛奶杯摔在茶几上,怒不可遏与瓷器的碰撞声在这个空间里压抑的透不过气。



闵玧其抓着扶梯微微侧过身,“我明天还要考试,先去温习了。”



“还学什么,小兔子崽子你今天要是不交代清楚,我腿都打断你的。”闵爸爸指着闵玧其的手都有点发抖。



见闵玧其仍然站在楼梯上爱理不理,闵爸爸抄起茶几上的书就往闵玧其身上砸,“你给我站住,话都不会听了?”



书本重重的落在闵玧其后背上,疼的他倒吸了口凉气。



“我今天打电话,闵禾一家人早去旅游了。闵玧其你说实话,你昨晚带着柾国去哪儿了?”闵妈妈语气变得柔和起来。



一个唱黑脸一个摆白脸是普通家庭的必备。



闵玧其抓着扶梯的手小幅度的抠着,手心的汗都滴在了原木上。



“柾国说没去过网吧,我昨晚带他去了。“闵玧其淡淡的垂着眼,声音不小不大,“这会儿他去同学家了。”​​​



“那你蛮狠。”闵爸爸一掌拍到茶几上,茶杯都跟着震了震,“还敢带个小的去网吧了,我看你是有一顿打没挨。”



“闵玧其你先上去。”闵妈妈快语到。



“谁准他上去了?”



“去都去了,你打就可以解决事情?再说他明天还要高考。”



“我是怕他带坏柾国!”



闵玧其关了门,把自己甩在床上。他揉了揉太阳穴,疲惫像是洪水猛兽般涌了出来。



那之后他就没再下楼。坐在书桌旁,草稿纸上算了又涂,涂了又画,全没在状态。明明是开了空调的室内,却出了一轮又一轮的汗,身后位的不适,种种都在违背科学。



[20]


“哥,今天姨吃火药了吧抓着我说半天。”



田柾国人还未到,声音却把闵玧其吵得皱起了眉,可他困的实在连睁眼都懒得。



“哥?”田柾国进了房门跋扈转为小心翼翼,压低了脚步声刺探性的走到了闵玧其身旁。



闵玧其趴在书桌上睡着了。发现这一事实的田柾国有一点无奈,捏了捏闵玧其的脸颊,就滚去拿空调被给披上。



直至田柾国在旁边玩游戏机玩到自己也陨落,闵玧其才缓缓醒过来。他被闷出一声汗,一睁眼就看见某人趴在对面更是闷。



睡相人畜无害平常也一副好学生的牌,脸颊青紫的征战痕迹却暴露了,其实早已是吞人不吐骨头的狼。闵玧其嫌恶的把椅子拉了远点,故意发出很刺耳的摩擦音。



果不其然没有睡很深的田柾国被吵醒了,他眨了眨眼睛,“哥,你醒了。”随即展开笑颜,把闵玧其之前抖掉的空调被捡了起来,然后继续盖在他身上,指了指空调,“风口,容易着凉。”



闵玧其拿手挡了挡,刚好打在田柾国的手上。啪的声音响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有点尴尬。田柾国摸了摸鼻子,也不恼,“那我把温度调高些。”



田柾国把遥控器按升了几个摄氏度后,就在一边玩起了飞镖,嘴也像往常不经意的抱怨,“二姨之前训我好久,没和你统一口径我就只好点头如蒜装咯,结果她来劲了,一直念得没完。”



“超烦。”



“不过我很好奇,哥到底是怎么糊弄过去的。”眯着半只眼飞镖稳当当的投进红心区域。



见闵玧其始终没搭话,田柾国这才发现不大对劲,先前他只以为闵玧其是犯起床气。



“哥?”



田柾国疑惑的从床边跳了过去,看见的是闵玧其泛白和额头满是汗的脸。



闵玧其有点气喘,脸也红红的,眼睛垂着在看桌子上的书籍。



田柾国心疼又着急,他蹲下双手往上捧着闵玧其的脸,“我昨晚是不是弄痛你了?还是要把空调温度调低点哥会好受些。”



行动派下了简单的判断后,就着急去床头拿遥控器,却换乱之余摁着在床上的游戏机。房里突兀的响起了进入game界面的bgm,令闵玧其啧出声。



人在情急的情况下手脚会不灵活,田柾国充分体现,他按了好几回也没能把声音给关没。



“出去。”闵玧其忍无可忍的声音响起,面无表情的盯着田柾国。



见田柾国拿着游戏机没有动作,闵玧其喘着气,“还是说你更喜欢听见滚?”



田柾国无辜的瞪着兔子眼,受伤的望着闵玧其。见对方还冷着个脸,发现撒娇被判定死刑的带着游戏机灰溜溜的走了,活像只被折了耳朵的兔子。



闵玧其嗤笑了一声,又来了。



可我再也不想吃这套了,田柾国。



闵玧其站起来直冲冲的把房门给反锁了,甩门的声音大的像是在杜绝田柾国的一切。使了会劲就浑身酸痛,闵玧其骂了句娘,靠着门跌坐下去单膝立着。他急促的呼着气,恨不得跳回昨晚骂自己个狗血淋头,不要犯贱一听朴智旻的话就急,就应该扔田柾国在外面不管好死。



门处又传来敲门声,小心翼翼的,“哥,我把医疗箱拿来了,我..我也不知道什么药能有用,你开开门吧?”



闵玧其突然眼角酸涩,闭了闭眼睛。算了,下次,下次一定要记得带身份证。



那种垃圾旅馆老子再也不想睡了。



[21]


闵玧其望着被车辆堵得水泄不通的南正街,喜闻见乐。下雨的时候,也能堵成三条。在他眼里,今天也没什么特殊。



郑号锡急匆匆的冲了出来一把拥住闵玧其,“好小子要你等我的,还好我眼尖,跑死我了。”他拍了拍胸脯喘匀了气,“明就解放了,怎么着我们闵学霸考的怎么样?”



“我听我一小学同学说,他你同考场的,说你早写完趴着睡觉了,真的假的?”郑号锡鼓起的苹果肌总是丰富多彩。



闵玧其停了下来,“我准备复读。”盯着郑号锡的眼睛,从错愕到不可思议再到惊讶,闵玧其笑了,温柔的揉了揉郑号锡的头,“所以,先祝你毕业快乐,号锡。”



闵玧其已经半来月没和田柾国说过话,从昨日一人背包远行回来,正好俩星期。



创可贴下被田柾国咬伤的口子,已经长出新皮,在大动脉旁隐隐作痒。独自远方并不适合每一个人,当被各种无名的小虫攻击时,扎在山顶的帐篷在凌晨三四点的寒风里,冻得瑟瑟发抖的闵玧其,的确不适合。



闵玧其再次接到朴智旻的电话时,仍然急的不晓得拿身份证。他只要一遇上田柾国,原则通通放屁。



匆忙的找进朴智旻所说的包厢里。一眼就瞧着被围在男女堆里灌得神志不清的田柾国,大概被踹门的动静惹得不满,都向闵玧其投来视线。



田柾国刚恍惚般起身,就被闵玧其拉过手不顾周遭的惊呼给拽了出去。



闵玧其拽着田柾国狠冲的往前走,他讨厌这个地方。



蓦地,酒过三巡的人却反手施力连带闵玧其撞进了一间空包厢,背被顶到硬邦邦的墙上,眼前一片昏暗。闵玧其还没来得及反应,田柾国就直直的吻了上来。浓烈的酒味闯进闵玧其的口腔,像是在确认什么似的霸道掠过每一个空间,抵至喉咙。



闵玧其一直很不能适应这种窒息感。



“柾国,柾...”朴智旻撞开包厢,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转而赶紧把门关上,“老金,说是你看错了,压根没人。田柾国应该和他哥回了,你招呼大伙先散了吧。”



“是吗?”



“喝多了吧,知道你舍不得柾国。”“去去去,滚蛋。”



忽闪的灯光足够让闵玧其看见田柾国猩红的双眼,他抵着闵玧其的额头,“哥,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闵玧其没有什么好脸色的推开田柾国,“你还是这样,做什么从来不会考虑后果。”



他擦了擦被酒渍弄脏的衣服,皱起眉来。



“哥,暑假你和我一起去我妈那里吧,她明天就来接我们了。”田柾国一把抱住闵玧其,“我们可以一起去玩电动,一块去海边。”



田柾国说着像是憧憬的那样笑了,“一起旅行。”



“我为什么要去。”



闵玧其也笑了,气息喷在田柾国的耳朵,讽刺的弧度刚好,“你到底明不明白,我们没有将来。”



田柾国把闵玧其收得更紧了,像个孩童般急于争辩,“有的,会有的,只要我们互相喜欢...”



“你觉得我会喜欢在外面到处惹祸,却总让我来收拾后果的狗吗?”闵玧其一字一字咬在田柾国的耳边,然后用力的往后推开田柾国。



田柾国倒在沙发上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闵玧其,蓄了怒火般的给闵玧其招呼了一拳,闵玧其气笑了,抹了抹嘴角的血,田柾国满脸苦涩的抓着他,“我在你眼里原来这么不堪。”



闵玧其拽着田柾国的衣领把他用力的甩到了地上。



“田柾国,我们到此为止。”



闵玧其冷冽的侧脸像刀子一样锋利的刺进田柾国心里。



这回闵玧其终于像自我承诺过的那样,把田柾国丢在外边没管好死。可背负承诺的滋味,反倒是他要死掉了那般。



保时捷开进小区的时候,跑车的声音动听又悦耳,小姨像是往常回来看田柾国那样,只是这回好像更愉悦了。



直至声音消失,闵玧其也没有下去,靠在二楼的窗边走着神。



他伸手撕掉了脖子上的创可贴。



离合撕裂的疼痛,是他初恋正大光明的这天,也即是死亡的那天。



[22]


如果要拿人的感官去感受这个世界,附和这个世界,那么本身就是一种暴力。



田柾国抖了抖指尖的烟灰,惬意的站在走廊上,楼下的栀子花开的正香。



“少抽点啦。”少女娇嗔的声音传来,田柾国笑着点了点头。



“等会被学生会抓着了,我又得说不少好话。”林因抢过田柾国手里的烟,往楼下扔了下去。



田柾国只好无奈的揉了揉她的头,转移了阵地。



“又被马子管了吧?”众人起哄,田柾国挨了一个较面熟的站了过去,不恼的笑着说是阿,从兜里摸出根烟,拍了拍那兄弟。那兄弟立马就狗腿的递了火来,“哟,国哥。”



“你小子不错阿,有眼力见。”田柾国吸了口烟眯着眼睛调侃。



“那能阿,这师大附谁不认识国哥你阿。”



“狗腿。”田柾国嗤出声。



“你看你连林大副都被泡着了,能不厉害吗?”



田柾国笑意更浓的翻着手机,几十通的未接电话,和一条未读短息,打开果然躺着还是他老娘的。



又不接电话,你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少打点架吧柾国,今天中午回来吃饭好吗,我做了你喜欢的菜。



田柾国像是没看见般的跳回界面,继续笑意满满的听着那二腿子的调侃。



“不过,国哥你是不是爱好那一口阿?”



田柾国指尖滑到了朴智旻的号码,“哪口?”



“腿又长又直的呀,看你之前的马子不都是...”田柾国嘘了一声,“我拨个电话。”



说完把没吸完的烟递给了那人,就转身打电话去了。



“喂,朴智旻。”



“哦呦,老哥,什么风把您老吹到我这儿了?”朴智旻嚷着大嗓门。



田柾国被逗笑了,“老金呢?”



“得了,这家伙没出息从了文,打游戏都约不到了。”朴智旻嘴里满是鄙夷,转而又微笑着说,“你快一年没联系我了,一开口就是问老金的?那我挂了阿。”



田柾国靠在栏杆上,抠着手机背后的壳,手心有点紧张,“那金泰亨呢?”



他和闵玧其还有瓜葛吗。



“我跟你说这个金泰亨...”



“算了算了。”田柾国烦躁的抓了抓头。



朴智旻被打断了有点恼,“诶你到底想问什么,你这个鬼崽子,换了号码别以为老子不认识你田柾国了。”



“闵玧其,他...还好吗?”



这个曾经念了千遍万遍的名字,如今却在他的生活里生涩的发慌。



“玧其哥阿...”朴智旻尴尬的咋咋舌,却被突兀的声音接过话,“傻逼,复读怎么可能在二中嘞。”



金泰亨毫无顾忌的发挥他的低音炮,“当然是在私立学校了。”



“金泰亨谁准你插话了。”



“我耳朵嘴巴又不是瞎长的,你管我。”



“柾国你之前不听我说完,我他妈文理分科和金泰亨分到了一个班,还是同桌。”朴智旻呜呀呀的装哭,“是不是特别同情我。”



“喂朴智旻我都还没嫌弃你。”



田柾国被吵的耳朵生疼,索性把电话给挂了。



他皱了皱眉,望向操场上踢球的足球队微微怔神。



私立学校吗?



[23]


闵玧其捡起因翻墙而摔出一道裂痕的手机。



“不说了。”



“唉你先别挂田...你那是地震了吗刚刚,算了算了地震要紧挂吧挂吧。”



闵玧其毫不留情的掐掉郑号锡的电话,继而无所谓的揣兜里。



“您又来了。”店主温和的展开笑颜。



闵玧其点头示意了下就上手摸了摸趴在桌子上的猫,“小棕好像肥了。”



“阿是,我女儿最近总是喜欢瞎喂。”店主爬满眼纹的眼睛满是和蔼,“还是要一杯咖啡吗?”



“嗯。”闵玧其应了声,转而去找了位置坐下。



闵玧其很喜欢来这家店,只能说全封制鸟不拉屎的学校旁边,也就只有这家店还像样。



“哥哥,你的咖啡。”清脆的声音传来,是店主还在上初中的女儿。



闵玧其把书让了让,腾了个位置给她放咖啡。



“这是妈妈答谢你上次给我补习的。”小女孩眨了眨眼睛递上了两碟糕点,“我还多要了点哦。”



“谢谢。”闵玧其礼貌的笑了笑。



“那哥哥下次还能帮我补习吗?”小女孩有点不好意思笑着,手也局促的放在一边。



“可以是可以。”闵玧其看着小孩儿立马又要着急开口的意思,他翻了翻书,“但是抱歉,我今天下午还有课。”



“没关系,那下次吧。”小女孩失望的垂着头,端着盘子下去了。



书翻着翻着密密麻麻的字像是重叠到了一块,看得眼睛直生疼。出现这种状态闵玧其也只好摘下眼镜揉了揉,希望能缓解视觉疲劳。



背部突然被人轻轻的戳了戳,闵玧其习以为常认为是小女孩,反射使然的转过身去。



结果一个人也没有。



闵玧其诧异的抿抿嘴,转了回来,桌上却重叠着碳酸饮料的影子。



“哥的度数变深了。”记忆里熟悉的声线让闵玧其心口一颤。



田柾国拿冰镇的碳酸饮料碰了碰闵玧其的额头,“哥也变蠢了。”



戴上眼镜,清晰的视线里果然是田柾国一贯调笑的面孔。



“你长高了阿。”



并排走在田柾国身旁,闵玧其拿手比划了下,发现对方早已高了自己半个头。



“是阿,你小姨养猪似的。”田柾国抿着嘴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去,背着光大大的身影完全笼罩闵玧其,“反而你更像个弟弟了。”



“没大没小。”闵玧其一掌拍在田柾国的身上,“还是老样子。”



田柾国眼神黯了黯。



五月份的午后太阳总是非常刺眼,沉默了一段时间后。



田柾国又继续没皮没脸,“这么久没见我,哥超想我的吧。”



闵玧其没有回答,捧着书的手有点无力,“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就路过的时候看到你了。”田柾国双手插在裤兜踢了踢小巷的石子。



“田柾国,”闵玧其停住,声音清冷,“我一会儿还有课。”



逐客令下的很明显了,言下之意我没有其它闲暇来招呼不相干的人。



“我转几圈就走。”



再多看看你。



“你要是真有点良心。”闵玧其冷漠的扯着嘴角,“就去看看养了你几年的姨父姨母。”



闵玧其满脸嫌恶的撞开田柾国,往校门的方向走去。



“闵玧其。”



田柾国冲着闵玧其的背影大喊。



像是好几个阴雨天气里,田柾国从对面的街惊喜的跳进闵玧其伞里。



闵玧其微怔的停住脚步。



但这次没有雨,我也没带伞。唯一的收获好像只剩下田柾国在太阳底下笑着朝他挥手的,“再见。”



闵玧其转过身,终是闭了闭眼睛,好阿再见。



[24]


你往北走,向南说再见。


初恋未满。​​​





-END







  1. _Skuld好小孩卡在春风里 转载了此文字